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穿越 > 觉醒,穿书女配想掠夺我气运?

更新时间:2022-08-05 10:56:34

觉醒,穿书女配想掠夺我气运? 尤小鱼 著

龙8手机app网站中 关凝纪鸿晖

独家新书《觉醒,穿书女配想掠夺我气运?》由知名作者尤小鱼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关凝纪鸿晖,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关凝自幼聪慧伶俐,哪怕父母亡故,她依然坚强独立,被世交兼未婚夫家纪家小心呵护。但不知何时,她没了容貌,变得迟钝笨拙,一直疼爱她的纪家人也开始嫌弃她,把她当做灾星。而另一个孤女取代了她所有的一切。当意识到自己的容貌和一切被夺走后,关凝意识觉醒,却听到一道冰冷的声音。系统,任务,攻略?她这才知道原本属于自己的路被人霸占,原本自己的气运也被掠夺......关凝表示:既然如此,那就掘了原有的路,开辟一条新路。

精彩章节试读:

“以后这些小事你自己做了就好,不要再去麻烦小雪,她和你不一样,干不惯农活。”

说话的人是一名浓眉大眼的英俊少年,而对面的少女狼狈许多,衣着破旧头发糟乱,脸上还长满难看的疙瘩,整张脸几乎看不***面目。

“都是借住在纪家的孤女,童萱雪和我有什么不同,不过是你喜欢她而已。”

少年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不满的看着少女:“关凝,你父母只是农户,但小雪家是书香门第,就算都是孤女,你跟她也比不了。”

“而且小雪身体不好。你三番两次找她,不就是因为嫉妒么,但再怎么嫉妒你也比不上她。”说罢少年退后两步,目光带着厌恶:“你不要老是肖想本不属于你的东西。”

关凝怔愣看着纪鸿晖背影,良久垂头轻喃:“但我才是那个和你定下婚约的人呀。”到底是谁在肖想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沉默片刻,蹲下来继续洗剩下的衣服,等到傍晚时分,才吃力的提着洗好的衣服回到纪家。

纪家,纪明达和刘氏正笑盈盈的同一名明媚少女在说话,看到她进来,刘氏便眉头一皱:“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去了,都在等你吃饭。”

关凝看着桌上早就开动的饭菜,默不作声。她得先去把衣服晒好,才能上桌吃饭,不然衣服没及时晾,皱了,刘氏一样会责备她。

这期间刘氏一直抱怨着:“手脚一点也不麻利,洗件衣服都慢吞吞的,这个丧门星,明知道自己生来不详,给我们纪家带灾带难的,还不知道多做点活计回报,个不知道感恩的白眼狼......”

她嗓音尖锐刺耳,话语刻薄不堪,期间没一个人阻拦,最后还是明媚少女开口:“伯母算啦,关凝她也不是故意的。”

刘氏立刻被安抚住,等关凝过来还说:“要不是小雪心地好,我才懒得等你。”

关凝看着这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沉默坐在角落吃起桌上的残羹剩饭。

明明,今天去洗衣服,该是她和童萱雪一起做的,但这些都被纪家人和童萱雪默契的‘忘了’。

等吃完饭,纪家人和童萱雪说说笑笑的离开,徒留关凝收拾残局,她收拾好所有东西后才回到自己那间阴冷潮湿狭小的柴房。

从破洞的窗边她看到童萱雪被所有人围绕着,纪明达和刘氏格外的慈爱,纪鸿晖也就是先前在河边警告关凝的少年眼中遮掩不住的爱慕,纪鸿熙沉默但显眼的钦慕。

关凝有些茫然,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成了纪家人人厌弃的存在呢?明明刚开始住进纪家的时候,她也是被纪家捧在手心里呵护疼爱过。

但一切在在她不小心撞到头,额头留下一大块疤,后来脸上又莫名长满疙瘩后变了。

等等,她是为什么撞到头呢?对了,是因为童萱雪,童萱雪不小心把她推推倒在地,额头被尖锐石子划开。

那会儿之后,纪家人责备童萱雪,差点把她赶出去,可转眼就因为童萱雪的哭泣心软,大家轻而易举的原谅她的不小心。

容貌于女子是何等重要的事,关凝不恨童萱雪只怪自己不小心,郁郁寡欢很久,而这似乎成了她‘不够大度’的证据。

慢慢的,大家就‘忘了’一切起因是童萱雪而起,只记得她的怨怼,似乎变成现在这样全都因为她自己心思不纯......

关凝愣愣的看着自己一双粗糙的手,幼年时父母还在,甚至舍不得让她拿针,但现在为了在纪家生存,几乎纪家所有家务都是她在做。

纪明达和关凝之父情同兄弟,曾在关父临终前发下重誓,说一定会把关凝当亲生女儿一般抚养长大但他早已忘记曾经的诺言,只觉得家里多个外人格外碍眼。

刘氏以前性子虽有些直接爽利,但自来对关凝很好,特别怜惜关凝年幼失怙,现在却整日嘴里骂关凝是丧门星,整天觉得关凝迟早有一天克着自己一家。

而纪鸿晖更是她定下婚约的未婚夫,两人哪怕没有男女之情,也是自幼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年幼时纪鸿晖还把她护着身后,为她教训过村里那些欺负她的熊孩子,可现在他所有的疼爱都给了另一个人......

还有纪鸿熙,幼年时经常跟在她身后姐姐姐姐的喊着,不带他玩便会哭闹,可现在他心底的姐姐成了童萱雪,关凝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蠢笨丑陋的外人。

此时童萱雪玩够了要回房间,关凝赶紧凑在窗边眼巴巴望过去,房门推开便看到里边一张精致华丽的拔步床,那是关凝父母给她留下的嫁妆,但现在这些都归童萱雪所有。

关凝好像要回那张拔步床,想要回娘亲自帮自己缝制的被褥和帘帐,对面童萱雪仿佛注意到她,对她露出一个纯洁的绚烂的笑容。

关凝呆愣愣的看着,童萱雪确实很好看,肌肤似雪,明媚皓齿,笑起来更是灿若星河,但就是看着有些眼熟。

童萱雪和她一样父母双亡被纪家收留,明明记得初见时是个留海盖过眼睛,安静到有些阴沉的女孩。

可现在,童萱雪那样明丽灵动,而自小乐观的关凝仿佛跟童萱雪互换了。

互换?关凝忽然想起,她一直觉得现在的童萱雪异样的眼熟,可总不记得童萱雪到底像谁,现在她才想起来,童萱雪不是像极了两年前脸还完好无缺的自己么。

但这怎么可能?两个人的容貌怎么会被无缘无故的调换过来?

关凝疑惑不解,她下意识跑去敲纪鸿晖的门,纪鸿晖曾一度是她最信任的人。

纪鸿晖打开门见到她便露出厌恶的神色:“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我告诉你绝不要打着使计让我负责的主意。”这门婚事他迟早会退了。

关凝摇摇头说:“我没有这个意思,阿晖你还记不记得我前几年的样子,你不觉得童萱雪现在和那时候的我很像吗?”

纪鸿晖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小雪怎么可能会和你像,你去照照镜子好不好!”他的话语是那样不留情面,哪怕早就承受过更苛刻的怨怼,关凝也不由得心里一刺。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