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重生 >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冲喜娘子

更新时间:2022-08-04 11:13:03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冲喜娘子 尘尘尘 著

龙8手机app网站中 秦辞忧宋寻川

重生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冲喜娘子主人公叫秦辞忧宋寻川,是作者尘尘尘编写的重生小说,正在快看火热龙8手机app网站中。全文讲述了上一世,秦辞忧从没想到,自己会落得那般田地:秦家灭门,满门忠烈背上千古骂名,她被暴君关在后宫受尽磋磨......重生后,她不想再赴前世的结局,瞄上了前世驾马闯宫门,斩下暴君头颅的死对头。一生忠肝义胆却换来千夫所指,佞臣陷害,暴君不仁,我秦家又不是冤大头!救兄长,斩国君,平乱世,定四方......将门辉煌,在她手中传承!只是,那个答应她三年之后给她一封和离书的男人,怎么说话不算数?恢复记忆后的宋寻川理直气壮.jpg:娘子,初见就许你一世深情,嗯......怎么不算呢?

精彩章节试读:

“嘶嘶......”

某种爬行动物特有的阴冷声在寂静的空间里回响。

秦辞忧猛地睁开眼,看着身侧盘卧着的银环蛇,眼中有一瞬间的迷茫。

“蛇?”

她四下看了看,眼中渐渐流放出异彩!

这是......离天水关不远的望月林!而她所身处的地方,正是望月林中的一片毒瘴!

“嗖——”一柄弯刀斩在了离秦辞忧最近的那条蛇身上。

两个银甲染血的女将匆匆跪在她面前,声音沉痛,“小......将军,我等没有完成任务,请将军责罚!”

秦辞忧颤着手抚上了女将残破的银甲,嗖地笑了出来。

笑着笑着,滚烫的泪滴落了下来。

她重生了!死在韶国城破之际,又在绝境中涅槃重生!

前世韶国与梁国交战,她父亲在前线阵亡,兄长重伤被送回京都,韶旸帝司衡以秦家举族的性命,逼她顶替兄长赴战场退敌!

可司衡并不信她,另派了一名亲信总领大军,而这位亲信,把秦家军当肉盾。

甚至在最后一战时,命所有秦家军奇袭梁营,导致秦家所剩无几的将士尽数被坑杀......

她带着仅存的几人回京后,得到的却是因她意欲投敌至使秦家军全军覆没的消息!

而兄长与族人,早在她回来前被尽数杀害!

而她,明面上是举国唾弃的卖国贼,暗地里,却成了司衡掌控在手里的玩宠!受尽屈辱!

回想前世种种,秦辞忧眼中冷光肆虐,她不能再如前世那般,须得破局......

忽地,她的手突然触到了腰间的一个黑色锦囊,心中一动,垂眸掩下眼中的一抹复杂。

抬眸时,再次成了秦家惊才绝艳的将门女,“我们,过天水关。”

......

半月后,梁国帝京。

正是繁花似锦的春日,一顶不大的半旧小轿自京中最繁华的弘武大街路过,几名随行仆从的腰间皆缠着红绸。

喜庆,却又在这遍地朱门的地段显出几分简陋。

“哟,这是宋家寻来的那个姑娘吧?瞧这方向是去宋家的。”

“可不是?虽说宋将军重病,但冲喜这种事出在将门家,怕也是头一次,只可怜了这姑娘,一个不好,便是要做寡......”

“呸呸呸!瞎说什么?!怎可拿旁的人家同宋家比?宋家满门忠烈,自然不会亏待了人家姑娘。”

“你们莫不是忘了,宋老将军夫妇可不在府中,且宋将军出征前,还签了军令状......”

听着外面的议论声,秦辞忧坐在晃晃悠悠的小轿中思绪纷繁。

前世在望月林,她被宋寻川发现了自己的女儿身,后来两人落入熊窝。

他为了救她受了重伤,却还是给她留下了一个驱虫祛蛇的锦囊,然后独自离开。

他重伤回梁京的时候,宋家竟然为他找了个姑娘冲喜,秦辞忧半路将花轿截住,替了原本要嫁进宋家的女子。

前世的三年后,她在司衡手里受尽折磨,宋寻川却骑着战马踏破宫门,斩下了司衡的人头!

只要她能取得宋寻川的信任,有她相助,秦家军十万将士的仇定能得报......

出神之际,一行人已经到了将军府门前。

“落轿——”

秦辞忧刚准备跨火盆,一道骄纵的女声自头顶传来。

“慢着!”

“不过是个自乡下来的泥腿子,此番也只是为寻川哥哥冲喜的填房,又不是正妻,怎么能从正门进?!”

“这......”又一妇人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几分歉意。

“嫦月公主所言倒也有几分道理,此番是我这做婶娘的思虑不周,险些要让大哥与大嫂难做了,秦姑娘,你看......”

秦辞忧淡淡地笑了。

进梁京前她便查过,宋家一门双将,宋寻川与韶国常年争夺天水关一线,宋寻川的母亲随父亲宋冽去了南疆后,这偌大的将军府便成了小人的戏台子。

宋寻川重伤,宋家人不去延请名医,反倒找了个外放小官的女儿来冲喜。

再怎么遮掩,也难免有落井下石之嫌。

“婶娘言重了,”秦辞忧向着妇人的方向福了一礼,脆生生道。

“宋将军为护卫边疆受了伤,需得人照顾,想来婶娘近日忙碌得很,一时把婚书上的内容给记岔了。”

“今日这宋家大门,本就是为我开的。”

这话一出,四下里的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秦辞忧自认脾气不佳,即便是要代替小官之女嫁人,也不该被人欺辱到头上!

先前那骄纵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中的怒气与鄙夷毫不遮掩。

“放肆!本公主尚且在此,怎么宋家的大门就是为你开的?一个小小五品知州的女儿,竟敢如此猖狂,谁给你的胆子?!”

棠依抬眸看了眼说话的人,在自家主子耳边轻声道:“约莫十五六岁,还自称公主,应该是那位嫦月公主。”

嫦月隐约听见,精致的下巴微微上抬,还算这几个低贱的主仆有点眼色。

不过,寻川哥哥是她父皇为她定下的夫婿。

若不是现在情况特殊,她作为一国公主万万没有给人冲喜的道理,她早就将这个小***给碎尸万段了!

“嫦月公主,”秦辞忧不卑不亢,屈膝行了一礼,声音中没有丝毫惧意。

“小女子并非猖狂,不过三书六礼是早就定好的,礼不可废!”

“若是因身份低贱,原本说好的正妻变成了妾室填房,上行下效。”

“堂堂将军府尚且如此,那些平头百姓家的女儿该当如何?!”

“宋老将军与宋将军常年戍守边关,英名远播,府中人定也不会拖了后退,惹人闲话。”

“你!”

秦辞忧这般无惧无畏,嫦月看着碍眼极了,可她又无从反驳。

气急之下,快步走下台阶,抬手就要去扯她头上的盖头!

虽然瞧不见,但常年习武的人那会不比一个弱女子?

嫦月的手刚碰到红绸的一角,秦辞忧便立马闪身躲过。

声音冷了几分,“嫦月公主,梁京俗语有云:盖头一掀,祸端必生,如今宋将军重伤未愈,想必公主也不愿梁国失去一柄利剑吧?”

“......”

嫦月瞬间噎住,一张带着怒意的俏脸几经变幻,最终恨恨地瞪了一眼,不敢多言。

宋家军是梁国的守护神,在民间威信极高,若是寻川哥哥真的有什么不测,单凭这***的一番话,便能把她推至悬崖......

杀人诛心,皆是她擅长之事。

秦辞忧浅浅勾唇,稍稍整了整外袍,便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款步轻盈地跨过火盆,进了宋家的大门。

二房夫人江氏看着一步步走近的新嫁娘,眼中带了几分狠辣。

她万万没想到,这小娘子还没进门,就敢给如今最得圣宠的公主一个下马威......

往后岂不是要爬到他们几房头上来?!

“娘,不必生气,只需如此如此,便能......”

二房大公子宋寻叶一双桃花眸黏在身姿婀娜的新嫁娘身上,悄悄附在江氏耳边。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