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玄幻 > 逆世妖皇

更新时间:2022-07-27 10:26:31

逆世妖皇 四夕女那 著

龙8手机app网站中 苏临葛宁仙

男女主角是苏临葛宁仙的名称为《逆世妖皇》,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四夕女那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苏家庶出的苏临,幼时意外失去手臂,经脉被蚀,无法修行,在天赋出众的胞姐失踪后,便开始遭受百般***,终于偶然得到际遇,修复了手臂。他不断地变强,参加围猎日,击杀灵兽夺得妖核,升入七品,从庶子成了世子,却又在赢下擂台决赛,本该是最风光的时刻,遭到唾弃,被诬陷成杀人的邪修,全家遭到了灭门,甚至被州府通缉。离开家园,拒绝了心仪女子方唐晚一同回云州的邀请之后,苏临决定前往莲州剑宗,寻找姐姐的下落。在寻找姐姐的途中,苏临发现莲州虽是整个大昊最接近妖族死敌的剑宗的地界,却隐藏着许多邪祟。苏临顺着与妖精相恋的痴情男子葛宁仙一路顺藤摸瓜,发现了在莲州地下的妖域。苏临帮助葛宁仙找到了女友花妖柳儿,又杀了威胁柳儿迫害葛宁仙一家的榕树精,却从榕树精这里知道,有四品妖王正在云州布局,准备对付方唐晚的家族。

精彩章节试读:

夜入三更,大昊王朝,旗州猎城,苏府后院。

“苏临,还不去把柴劈了,给大小姐生火熬汤!”

一个身形肥壮的厨娘大声向柴房嚷嚷道。

苏临默默地拿起斧子,往柴房走去。

“你这残废,成天只知道偷懒!”胖厨娘焦躁地斜了他一眼:“动作快点,让大小姐那边等急了,能把你给剁了!”

边上的几个婆姨冷眼旁观,又偷偷地窃笑私语,那些讥讽的目光,犹如一把把利剑,在他背上穿来刺去。

今非昔比!

往年,他可也算风光过。

因为姐姐是家族里天赋出众的修行者,苏临甚至被委派做了库房的管事。掌管着整个家族的武器,灵石,丹药。

身边阿谀奉承的人众多,风光无限。

直到围猎日的那天,姐姐误闯了辕山小阙谷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毕竟五百年来,从未有人能从小阙谷活着回来。

苏家甚至没有派人尝试去找过一回。

而至于自己......

把空荡荡的左袖掖入腰带,苏临单手把木头竖起在墩子上,费劲地摆正,才从地上重新抓起斧子。

一个出身庶族的残废,在吃不了姐姐的软饭之后,从库房管事变成柴房帮工,只一夜足矣。

前院传来下人们由近及远的喊声。

“恭送鲁公子!”

苏临抹了一把额上沁出的汗,侧头看了一眼那边锦衣玉袍的身影,面上浮出一抹冷笑,低头继续一斧一斧的劈柴。

姐姐啊,你离去不过才一年,那鲁大公子和大小姐已是好得如胶似漆。今天用过晚饭后,还借故与大小姐厮磨了许久,这时才走。

哼......好一个郎情妾意啊。

姐姐,那时与你山盟海誓的人,早就把你忘了,你知道吗?

“喀啦!”

最后一根尺余长木头,被他全力一劈,准确无误地从中裂开。

苏临捡起木柴,看了看切口,摇摇头。

准头算是不错了,只是力道仍差得太远。

十八岁了,自己仍在九品炼精境。

这世界的武者汲取天地灵气,修为自身真气,共分为九品,炼精,聚神,合气,养意,易骨,换胎,不死,不灭,战神。

而去年姐姐失踪前,却已是六品初阶!

才十七岁啊。即便到了南都那等高手如云的地界,也是万里无一的武修奇才了。

可是自己......

叹了口气,抱起柴火,苏临努力保持着平衡,向后厨一步步走去。

推开门,胖厨娘懒洋洋地转过头,嫌恶地瞥了他一眼。

“废物,几根木头都劈得那么慢!”她皱着眉头骂道:“还武修呢,就一条手了还修什么修。”

苏临也不说话,只把柴火一根一根地往灶下添。

“行了行了,差不多了,滚吧滚吧。”胖厨娘又不耐烦起来:“拿大板子拍你都拍不出个响来,闷葫芦闷成你这样还活着干啥?”

苏临木然起身,推开门走出去,身后传来胖厨娘骂骂咧咧的声音。

今日事毕。

走进柴房,他关上门,又开始日复一日的修行。

这片大陆的灵气分明十分充沛。可当他将灵气引入体内时,全身那些曾被剧毒侵蚀过的经脉都羸弱得几欲绷断一般,让他苦不堪言。

而最后被引入丹田的灵气,也所剩无几。

但苏临仍不肯放弃。

哪怕已十年过去,但身体里仍时而会隐隐传来一种灼烧感,尤其是那肩膀的断口处。

其实,苏临和姐姐自己都非常清楚,他们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是一起穿越到这片大陆来的。

所以苏临无数次想过,若非八岁那年,自己被七品的双头毒蟒咬断了左臂,连全身经脉都被蟒毒侵蚀受损,他应该和姐姐一样天赋惊人。

可这终究只能是想想而已。

如果不是妈妈给的玉佩神妙异常,有解毒温养的作用,不然,只怕苏临甚至活不过十年。

终于收功,他将那枚玉佩从怀中取出,握住手中轻轻摩挲。

姐姐,纵使我少了一条胳膊,也终有一天,要去小阙谷中寻你回来!

玉佩呈水滴状,乳白色,晶莹剔透。表面光滑,内部却偶尔闪烁现暗金光华,极是神奇。故此,母亲曾告诫他们切勿在人前显露。

姐弟两人各持一枚,一模一样。母亲说,既是孪生姐弟,就该有一模一样的信物。

一模一样吗?

我与姐姐,差远了。

苏临轻抚着玉佩,摇头叹息。

“嘭!”

柴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苏临蹙眉,抬头望去。

一个魁梧汉子走了进来,抽动着满脸横肉,恶狠狠地低头望向他。

“废物,赶紧去劈柴!明早上还要用呢,少他妈的在这里偷懒!”

这恶汉是后院主事手下的一个小厮,平素里就爱贪些小便宜,在下人之间算得上是臭名远播。

他心里一沉,赶紧将玉佩往怀里塞。

那恶汉眼尖,探身便往他怀里抓来,口中只是狞笑道:“喂,临二少爷,有什么好东西还留着哪,不拿出来让我看看吗?”

苏临死命挣扎,但这名恶汉却也有九品的修为,几下拉不开他手,便是狠狠一脚,把他踹翻。

随后恶汉再度上前,一拳砸出。

刚要起身的苏临躲避不及,脸上又挨了重重的一拳,颊上顿时高高肿起,嘴角也溢出血来。

乘着他沉肘撑地,那恶汉一把扯开他衣襟,把那玉佩抢了过去。

可恨,他终究是只有一只手。

苏临目中喷火,大吼一声,不要命地扑了上去,一头撞在对方腰间,又竭尽全力去拉他的手。

恶汉甩腕将那玉佩抛入另一只手,又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有两只手就是好......啊!”

没料到苏临这时势若疯虎,见他换手,又扑了回来,竟一口咬在他左腕上。

恶汉吃痛松手,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滋滋渗血的牙印,顿时勃然大怒,一拳将苏临打趴在地。

苏临顾不得疼痛,赶紧伸手去把掉落在地上的玉佩捡回,但同时间,肘部却也被恶汉抬脚踩住。

“还不给我拿来!”恶汉恶狠狠地咆哮。

苏临哪里肯听,趁着小臂还能动,手腕使劲一甩,竟把玉佩丢进了自己嘴里。

“你这不识好歹的残废!”

恶汉吼声连连,又在苏临腰背处忿忿蹬了几脚。眼见苏临口吐鲜血,这才有几个婆姨小厮过来,将他劝了出去。

“哎呀,也真是,打成这样,明儿个活还谁干哪?”

依稀是那胖厨娘的声音。

肥厚的触感传来,有人将他扶起,放到了草席上。

苏临昏昏沉沉,全身各处的疼痛阵阵传来,竟没发觉刚才塞进嘴里的玉佩已被他无意间吞了下去。

一种清凉的感觉袭遍全身,又化作千丝万缕,涌入他四肢百骸之中。缓缓修复着他被侵蚀的经脉。

当那些细丝流至他左肩时,竟开始往下蔓延,缠绕凝合,缓缓开始生出一条新的手臂。

墨玉般的肌肉虬结,块块隆起,与右臂一般粗壮无二。却有许多无数细密的半透明脉络,密密麻麻地遍布在肌肤表面,沿着肌肉的纹理,从指腹与掌心一路缠绕至肩部,在肩部形成一个旋涡状的符文。

而原本在玉佩内部的暗金色光芒,则不断在这些脉络内部斑驳闪动。一股躁动的气息在骨骼肌肉间翻涌,逐渐强盛起来!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