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灵异 > 行走阴阳:撞邪

更新时间:2022-06-30 10:50:53

行走阴阳:撞邪 阿七 著

龙8手机app网站中 姚十三王道玄

经典美文《行走阴阳:撞邪》是来自阿七最新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姚十三王道玄,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我娘是罕见的九世阴女孤煞命格,算命的说,这种命格的人,天生克夫克子克双亲。而我能活下来,却是我娘用命换来的。我出生那晚,黑鸦叫魂,野猫哭丧,百鬼抢人......

精彩章节试读:

我娘是个苦命的女人,听村里人说,从她被嫁到小河村开始,直到死那天,也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在我的记忆里,我娘长的很难看,半边脸全是黑色的胎记。不光不识字,还是个哑巴。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我爷爷捡了个大便宜,只花了两百块钱彩礼就把我娘给带了回来,给他儿子做媳妇儿。

可谁成想啊,我娘天生八字硬,竟是罕见的九世阴女孤煞命。算命的说,这种命格的女人百年难见,克夫克子克双亲,一克一个准,谁娶了谁就倒大霉,注定是悲惨一生。

而我能活下来,却是我娘用命换来的......

我叫姚十三,亲爹不详,打小就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偏僻小河村。这是一个落后的小山村。

整个村子,只有十八户人家,大半姓姚。因为穷,思想封建老旧,村里出了不少的老光棍。

老话说得好,越穷的地方越乱,这话还真不假。为了传宗接代,村里有好几户人家,都是两兄弟一个媳妇儿。

用他们的话说,都是一家人,生下来的娃,也都是他们家的种,不会断了香火。

我家自然也不列外,穷的叮当响。我爷爷和奶奶干了一辈子农活,靠着一亩三分地勉强度日。别说有余粮,要是遇到天干地旱年生,还得去别人家借粮食过日子。

因为穷,实在是没姑娘愿意嫁进来。为了给老姚家传宗接代,爷爷权衡再三,打算托人找个女人回来传宗接代。

可这需要一大笔钱,钱从哪儿来?那就是上山挖草药。

小河村挨着湘西十万大山,有着天然的资源优势,深山腹地生长着不少名贵的中草药。可林子深了路不好走,同样也很危险,遍地都是毒虫蛇蚁。

我爹是做梦都想娶媳妇儿,用他的话来说,这点危险算个锤子,就算死他也不想打光棍。

还别说,他这张乌鸦嘴还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一说坏的一个准。

为了娶上媳妇儿,我爹和我爷爷起早贪黑进山挖草药。父子同心,花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总算凑够了老婆本。

随后托人打听,成功联系上了干这行的中间商。本以为会花一大笔钱,谁成想两百块钱就把事情搞定了,等于是白送。

只是这新媳妇生的面目丑陋,瘦骨嶙峋,不光是个哑巴,半边脸还全是黑色的胎记。

可我爹压根儿不在乎,说咱家啥条件?能娶着媳妇儿已经是祖坟冒青烟,还想娶个仙女不成?

村里光棍多,我爷爷怕出意外,让我爹悄悄***把新媳妇儿带回家。打算先找先生看日子,然后再通知村里人来吃喜酒,好好热闹一番。

我爹能娶着媳妇儿,而且还捡了个大便宜,一家人别提多高兴,有时候做梦都会笑醒。

可两天过后,我爷爷和奶奶却表现的很反常,不知何由,奶奶终日以泪洗面,一夜之间头发尽数花白。

爷爷更是沉默着一言不发,烟不离手。到最后谁也没通知,打算在家悄悄把婚事给办了。

等到入夜后,爷爷在屋檐下挂了一对白灯笼,贴上红喜联,最后又在门口点了三炷香,然后关紧门窗,没有惊动任何人。

没过多久,屋外不知何时来了一个中年道士。这中年道士穿着一身破旧打着补丁的道袍,蓄着长发,满脸胡渣,看着颇为邋遢。

“红喜联,白灯笼,送魂香,这主人家到底要作甚?”

中年道士看着门口挂着的白灯笼喃喃自语,沉思小半晌,最终还是决定敲门一探究竟,“主人家,贫道路过贵宝地,见门口贴着红喜联,可否进门讨杯喜酒喝?”

我爷爷没想到大晚上会有人敲门,担心屋外道士惊扰了村民,于是舀了一大碗米酒,想把这道士打发走。

可这道士喝了米酒后,竟赖着不走,用手推着门,趁我爷爷不注意溜进了屋。

我爷爷想阻止已经来不及,这道士一进屋,整个人当场愣在原地。只见堂屋香案下方,竟然摆着一口红色的薄皮棺材。

棺材里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年轻男子,肤色苍白的吓人,只见气进不见气出,仿佛只剩一口气吊着。

这年轻男子胸前放着一朵纸扎大红花,穿着一身惹眼的大红寿衣,穿着倒是很喜庆。

而在棺材一旁,还跪着一个被绑着手脚的丑女子,穿着一身大红新衣裳,打扮的像新娘子一样。

我奶奶此时正摁着她的头,好像要强行让她和那奄奄一息的年轻人拜天地。

丑女子不会说话,也无法反抗,眼泪刷刷流个不停。那看向道士的眼神,既无助又绝望。

这道士见多识广,哪里瞧不出这其中门道?几步走到棺材跟前,一把抓住年轻男子的手,替他把脉问诊。随即眉头一皱,无奈摇头,“毒已攻心,神仙难救,可以准备后事了!”

道士自言自语说话之际,视线却是落在丑女子的半边黑脸上,好似看出了什么。当下掐指一算,忽然脸色大变,一脸惊愕。

“唉。”这道士叹了口气,说:“主人家,人之将死,你这又是何必呢?这女子命格特殊,是罕见的九世阴女孤煞命,你们家承受不起。到时候,只怕会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我爷爷听道士说的邪乎,断定这人有些本事,连忙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原来我爹把我娘领回家后,刚找先生定了日子,谁知回去的路上被鸡冠蛇咬了一口。那鸡冠蛇剧毒无比,一旦被咬,就算大罗神仙来了也没用。

我爷爷是老封建思想,年轻时跟着先生跑过一些堂口,懂得一些民俗忌讳。

他认为未娶丧命,孤坟下葬,死后鬼魂会作怪,闹的家宅不安。甚至还会影响姚家风水,导致家族后代没落。

所以便找土郎中配了偏方,让我爹能坚持活到拜堂入洞房,于是便有了道士方才看到的诡异一幕。

这道士听完缘由,心想这丑女子虽然是九世阴女孤煞命。可她嫁的是将死之人,想必人死后命格也会发生改变。

再者,这丑女子命格不好,谁娶了都会倒大霉。留在姚家,虽说会成为寡妇,但最起码不会害人害己。

考虑到这一点,道士也不再多言。临走时,道士再三叮嘱我爷爷,说千万不能让丑女子再嫁人,更不能生子。

丑女子乃是罕见九世阴女命格,前世不知作了何恶,要历经九世悲惨轮回,尝遍人世疾苦。若是生下小孩,必定是煞星降世,讨债鬼上门。

还让我爷爷和奶奶好好对待丑女子,说她命苦不容易,也算给姚家行善积德。

我爷爷向道士保证,说他会把丑女子一直留在姚家,也会把她当成自家儿女来照顾。

中年道士说他唤作王道玄,要是以后有变故,便可去苗王山苗王观寻他。

王道玄走后,次日我爷爷便告诉村里人,说我爹娶上媳妇儿了。宴请村里人去吃喜酒,期间还故意让我娘出来和大家见面。

村里人的眼睛都落在我娘身上,哪里还想得起新郎官?

等婚事结束后,我爹喉咙那口气也咽了下去。

白事接喜事,这是冲煞。我爷爷很忌讳,没有给我爹办丧事,找了两个亲戚帮忙,连夜把我爹给埋在了后山。

如此一来,我娘便成了寡妇。

话说这小河村的特色,除了穷之外,光棍也多。我娘成了寡妇,村里的光棍坐不住了,总是想方设法来我家门口转悠。

他们的需求是出奇的一致,只要是个女的,活的就行。

我爷爷是过来人,哪里不知道他们的饥渴想法?可平时要干农活,又不敢放我娘出门,怕她跑了。

有一次村里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光棍,趁着我爷爷奶奶出去干活,悄悄溜进了屋。要不是我奶奶回来得及时,差点就出事了。

而我奶奶一直不待见我娘,说我娘克死她儿子,把气通通撒在她身上,平日里不是打就是骂,还用一根铁链子把她拴在屋里。

我奶奶不愿意面对我娘,说看着就生气,索性就让我爷爷留在家里守着我娘,她出去干活。

如此一来,村里那些老光棍倒也不敢上门骚扰。

我爷爷和我奶奶不同,他对我娘很好,可以说照顾的无微不至。整日守着我娘,几乎不下地干活。

可谁也没想到,两个月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娘竟然怀孕了......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1章
  • 第2章
  • 第3章
  • 第4章
  • 第5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