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D1看书网 > 现情 > 时光在等一个人

更新时间:2022-02-15 16:00:39

时光在等一个人 叶紫 著

龙8手机app网站中 叶婉珠秦彦

《时光在等一个人》男女主角为叶婉珠秦彦,由叶紫最新创作,正在网络火热龙8手机app网站中。全文讲述了叶婉珠从来都没有见到厚颜无耻的自恋狂,可是当她遇见秦彦以后,她才彻底的明白,这几个字到底是形容怎样的人。一个是全民偶像,一个是小小的编辑,因为意外而相遇在一起。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带着草木清香的微风拂面而来,昨夜的一场大雨让这个美丽年轻的城市越发地充满了勃勃的生机,路两旁罗列着清新的树木,花园里盛开着美丽的花朵,春天已经悄然来临了。

公园里有人悠然地散步,情侣们相互依靠着呢喃低语,孩子们追逐打闹着,这便是最惬意放松的时光。

然而,在这个摩登都市里,有一种人,他们时刻都要清醒克制,保持自己的形象,尤其是面对着摄像机的时候,更是一点差池都不能有,否则,身为公众人物,分分钟就会有人把你从光芒万丈的舞台上拉下来。因为,你站得越高,身后就有越多想要取而代之的人。

摄影棚里正在录制时下最热门的一档娱乐节目,每一期都会请到当红的明星或者是在最新的电影推出之后,请主演们一起聊一聊八卦或者剧组里的趣事,节目的名字响彻全国,就叫《今晚谁会来》。

而这一期,则是节目组筹划很久的,就算是一档很红的节目,想要请到这一位最近风头大盛的明星,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所以,当聚光灯亮起,导演喊开始的时候,主持人面对着这位大帅哥的笑容,还是忍不住小小地紧张了一下。

紫红色的沙发上,秦彦随意地坐着,单手搭在沙发的边缘,却有一些慵懒的意味。他有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睛,在灯光下,目光里像是盛满了璀璨的星河,就算他不说话,只是看着你,也像是会传情达意一般,让人怦然心动。

秦彦的口才很好,不用主持人太多的引导,就已经很自然地进入话题,与任何人都可以配合得天衣无缝,所以,录制的过程中,几乎都没有卡顿,好像是坐在自家的客厅里,从容自在。一直到节目快要结束的时候,主持人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众所周知,秦彦虽然在娱乐圈闯荡了这么多年,也曾经有过一些花边新闻,可那些都是一些不实的传闻,真正的恋情也似乎只有过一段,那么,旧的一年即将过去,新年来临之际,对自己未来感情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期许呢?”

摄像机对准了秦彦,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特写,他未语先笑,似乎有些意外会遇到这样的一个问题,“其实我对感情的事情,这些年真的没有想过,随缘吧,遇到了让自己心动的那个女孩,自然就会放手追求她,而到时候,也一定会把这个好消息和大家一起分享。”

“那你心目中未来的女朋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主持人依旧不肯放过他,继续追问,“和粉丝分享一下好吗?”

秦彦稍稍想了想,回答道:“坚强,勇敢,开朗,率真,还有善良。”

主持人俏皮地数着手指头,然后面对镜头,“只有十个字,就是秦彦未来女朋友的标准哦,不知道未来的那个她有没有在电视机前面看到呢?”

于是,这一期的《今晚谁会来》便在愉快美好的气氛中结束了,比预期的录制时间缩短了很多,导演很兴奋,连忙从监视器面前起身与秦彦握手,不住地道谢。并且对着他身边的经纪人周园赞许地说道:“秦彦表现得如此好,这是我开办这档节目以来遇到的最优秀的艺人,谢谢你们的合作。”

秦彦早已漫不经心地走开了,助理季韫忙不迭地为他递上了温热的水杯,又跟在后面拿衣服接杯子,忙得不亦乐乎。

周园和导演寒暄过之后,便走到秦彦的面前,埋怨地说道:“导演和你说话,你至少也应该应付应付人家啊,别让人说我们耍大牌。”

“怎么?他对我的表现有什么不满意吗?”秦彦笑着披上外衣。

“那倒不是,你也看得出来,他觉得非常好。”周园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交流过很多次都没有结果,她也不想再多费口舌,她接过季韫手里的日程表,翻开看了看,“一会儿,我们还要赶另外一个通告,就是今天晚上的颁奖晚会,将会在你和伍卓轩之间选出最佳男主角,这可是决定你在娱乐圈今后定位与走向的关键时刻,希望你能给我争点气……”

周园的话还没有说完,秦彦便吩咐季韫把电话拨给伍卓轩,而电话拨通之后,他这才懒洋洋地接过来。

“卓轩,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打扰你。”

“……”

“没什么事,只是突然想到今天晚上最佳男主角就会产生了,所以突然想到你,你记得吗,我刚出道时,对你说过的一句话,我说,我很快就会取代你的位置,现在,当初的一句戏言就快要实现了,所以别说我对你不好,现在才想来问问你的感受。”

电话那头似乎传来了一阵轻轻的笑声,笑得温柔细致,秦彦也跟着笑起来,听着他说了些什么,也不作答,只是随手便挂了电话,然后心情大好地把手机扔还给季韫。

周园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最佳男主角就一定会是你?”

“难道你希望不是我吗?”秦彦笑得坏坏的,对周园说道:“你不要每天板着脸对我说教好不好,你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女孩子焦虑过度,会很容易老的。”

“还不是你害的。”周园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若是肯低调一点,我的皱纹也会少一点的。”

秦彦却不以为然,吩咐季韫把手机微博打开,拿给周园看,“你先数一数我的粉丝数量,再决定要不要继续批判我,这一次的最佳男主角,我志在必得。”

周园压低了声音,“我只是为你担忧罢了,你从出道开始就不怎么顺,好几次几项大奖都与你擦肩而过,明明就应该是你的,可就是莫名其妙的没了,我怀疑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所以,还是要问问你,到底是不是得罪了业内的什么人?”

秦彦脸上的笑容不变,只是伸手把墨镜戴在了脸上,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我能得罪谁?人红是非多呗,不难理解。”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不耐烦地说,“我们快点走吧。”

说罢,头也不回地独自走出了摄影棚,只留下一脸无奈的周园和手里抱着一堆东西的小助理季韫。

秦彦刚一走出摄影棚,脸上轻松的笑容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霾,一路上有工作人员见到他,都客气地鞠躬打招呼,可他理都不理,径直摁下电梯去往大堂。

偌大的大厅里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太多人经过了,秦彦站在巨大的玻璃门面前,看着外面的阳光暖暖地照耀着大地,那一排垂柳已经绽放出了满树的蓓蕾,远远看去,那新绿的颜色,让人心旷神怡,可他却无心欣赏,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而洁净的玻璃上他的倒影有些寂寥,这样的秦彦,和那个人人眼里风光无限的大明星有着天壤之别。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秦彦看也不看一眼,便接了起来。

“喂?”

电话那头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只是听到这个人的声音,秦彦的脸色就越发地不好看。他冷冷地笑着说道,“对不起,这一次我可能又要让你失望了,你以为以我今时今日在娱乐圈的位置,你还能轻易地撼动吗?如果不信的话,今天晚上的颁奖典礼,我们走着瞧。”

说罢,秦彦不由分说地便挂断了电话,目光重新看向外面耀眼的阳光。这么多年,在他不断前行的路上,这个人的黑手无处不在,让他栽了多少跟头走了多少弯路,可他还是坚持下来了,冲破这层层迷障,光明就在眼前。可他也同样知道,对方不会就此罢休,他拥有那样强大的势力,而自己,究竟要怎样做,才可以逃离他的魔掌?

这时,周园已经把车开了过来,秦彦脸上的表情又生动起来,只是,他似乎觉得有些累了,上了车便靠在后座上,闭上眼睛假寐。汽车无声地驶出电视台,汇入长龙一般的车流中。

市中心的十字街口,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的天气,瞬间暗沉了下来,乌云密布,远远地传来几声闷闷的春雷。行人看了看天气,到处都是惊惶奔走的身影。商场的幕墙上,挂着超大的液晶屏幕,报道着最新的娱乐新闻。而这几日媒体关注最多的,便是颁奖礼上的最佳男主角,会最终花落谁家。大屏幕上不断切换着伍卓轩和秦彦的画面。

前面便是红灯,周园停下车来,回头看着秦彦,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看着窗外的街景出神,便问他:“你在想什么?”

街角处有一家不大的音像店,似乎开了很长时间了,此时正播着一首老歌,叫《愈伤》,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已经不太爱听这样的歌了,那是早些年,伍卓轩刚单飞时的成名曲,只可惜,他发了几张个人专辑之后,便改做演员了,从此很少再听到他的歌声。

而就在这样乌云盖顶,疾风闪电来临之际,人人慌不择路,带着满身的狼狈,街上却飘着这样一首老歌,在喧闹繁杂的街头,那低沉婉转的嗓音像是有魔力一般,只唱给有心人听。

秦彦听了一会儿,突然拉开车门,跑了出去。

周园连忙喊道,“你要去哪里?这是在街上啊,你不怕被人认出来吗?”她刚想叫季韫追上去,可这个时候绿灯已经亮起来了,身后的喇叭声催促着她赶快前进,她只好暗暗咒骂一声,发动起车子,到马路对面再去等秦彦。

秦彦顺着歌声,径直走向那间音响店,进门便要求买下那张伍卓轩的专辑。

老板低垂着头,没有注意到自己店里来的是一位“特殊”的顾客,只是一边给他把专辑装到袋子里,一边说:“你真有眼光啊,伍卓轩的这张专辑,市面上已经绝版了,只有我这个店还有卖,以后想要他的CD,只能到网上去听喽!”

没有人能够理解,曾经在秦彦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候,就是因为这首歌,治愈过他无数伤心无奈的夜晚,他从来不会承认自己喜欢伍卓轩的歌,可的确是这个声音曾经引领着他,无惧无畏地踏进了娱乐圈,而这么多年过去,伍卓轩不再是他遥不可及的梦想了,所以,也好久没有再听到这首歌。

秦彦没有说话,只是把钱放在柜台上,拿了那张专辑,顾不得等老板找钱,便匆匆地出门。

一阵风吹过来,秦彦连忙低下头,用手压了压头上的帽子,生怕被周围的人认出来,他着急赶通告,如果这个时候被粉丝认出来,那势必会耽误行程,他这样莫名其妙又任性的行为已经不止一次了,而每一次都会被周园抱怨。而此时,周园的车已经过了马路,正停在路边伸出半个身子在不住地向他张望。

叶婉珠站在街口,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屏幕上那张笑意温润的脸,心潮万千。无论在哪里,她只要看到有伍卓轩的报道,都会看上几眼,从中学时代起,他便是自己唯一喜欢与追随的偶像。街对面传来伍卓轩的一首老歌,虽然她已经听得烂熟,可能够在街上听到这首歌,还是让她莫名地起了一阵兴奋。

这张专辑她找了很久都没有买到,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与它不期而遇,叶婉珠抬头四下看了看,发现对面街角的那家音像店,声音便是从那里传来的。

身边传来几个年轻女子的惊呼声,叶婉珠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天,大厦之间的晴空,暗气沉沉,而只是一个转眸,那屏幕上的脸庞换了一个人,她别过脸去,却发现自己这样一愣神,周围的人都过了马路了,而红灯也即将亮起,她心里大呼一声不好,小跑着冲过马路,往音像店的方向跑去。

雨珠急急地落了下来,叶婉珠抱紧了手里的公文袋,加快了脚步,想趁着大雨落下之前跑进音像店。

“对不起――”

刚准备进门,却不知道被谁狠狠地撞了一下,随即,一个好听的男声响起,叶婉珠正准备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可还没有等她抬起头来,身边便有一个高八度的女声响起,一位打扮入时的年轻姑娘指着“那个不长眼睛的家伙”,激动地大吼。

“啊!我要疯了!是秦彦!”

“啊啊啊!是啊!是秦彦!天啊,居然真的能见到!”

“是本人啊,是秦彦本人。”

许是听到了这位尖叫妹子的声音,竟然一传十,十传百,叶婉珠看到附近人的眼睛齐刷刷的朝着这边看过来。而她左看右看只看到身旁有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唔……倒是有点眼熟……

还没顾得上前思后想,她听到仿佛是牛羊迁徙大草原一般的声音,“蹭蹭蹭”一大堆的,在她还没来得及叫出声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个团子似的被人围住转了半天。

日头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又出来了,敢情刚才下的是太阳雨,叶婉珠被转了半晌终于顺着惯性停了下来,被太阳晒得头脑发晕,嗓子一阵干痒,她扶着附近的一个冰冷的像是铁似的东西,总算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被挤出人群了。

看着对面几乎挤成一个小山丘的人堆,叶婉珠不禁挑挑眉,大哥大姐,这年头如此盲目的追星不好吧?别人的人身安全就这样踩在脚底下真的好吗?她在心底对眼前的这群逐渐增多的人进行了一番训诫,奈何她们根本听不到,她腹诽了一番,拍了拍衣裳,回到音像店。

老板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见叶婉珠问他有没有伍卓轩的专辑,他还有些结巴地说道:“最后一张,刚才让人买走了。”

“这样啊!”叶婉珠失望地垂下肩膀,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

还是赶时间要紧,毕竟她叶婉珠虽然是个逗比,但还是个大度识大体的逗比,如此甚好,甚好。

公交车刚停下,叶婉珠手里的一枚硬币在阳光下似乎熠熠生辉,煞是好看。另一只手里的钱包还没放进背包,便听得逐渐靠近的人群一声大喊,连带着地面都感觉抖了三抖。叶婉珠下意识的闻声看去,小嘴顿时很没见识的张大了许多。

只见一个足有三个叶婉珠那么大的女胖子,正怀着无比甜美的笑容朝着不远处招手。还时不时的甩一下自己编的十分好看的麻花辫,“秦彦,等我,等等人家!人家真的很喜欢你!”

叶婉珠没顾得上说话被撞得再次一个旋转,手里的钱包掉在了地上,里面偶像的卡贴伍卓轩俊眉温柔的笑脸上被赫然印上了一个十分不合时宜的脚印。叶婉珠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她努力遏制着内心的怒气。

其实她真的是个脾气很好的姑娘,钱包掉了不要紧,真的不要紧,可是……

紧接着,又是一堆大喊着“秦彦,我爱你”的脑残粉蜂拥而过,她被当成是陀螺又转了很久才停下,身上白蓝相间的针织衫不幸被一个粉丝的香蕉皮糊了上去,样子显得……有些狼狈。

叶婉珠靠在身后的公交站牌上,嘴角噙着一抹略带阴森的笑容。

好,很好,这群脑残粉竟敢如此对待她,还踩了她心目中的偶像加男神一个鞋框子,她叶婉珠好惹,可是保护爱惜伍卓轩的那颗心绝对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

她遥遥望向不远处正坐进保姆车里的修长身影,眼底闪过一抹怒意。

秦彦是吗,我叶婉珠算是记住你了。

此仇不报非君子!

秦彦的嘴角始终挂着温和迷人的笑容,直到关上门,他觉得嘴角一抽一抽的有些僵硬的疼痛。从座位上朝外看去正好掠过无数颗粉丝的头脑看到了不远处正与他遥遥相望的叶婉珠。

穿越人海,两人就那样彼此遥遥相望了许久,仿佛是跨越千山万水的眷恋一般。秦彦被自己这突然冒出的想法惊了一惊,轻声咳嗽了一声。

他最近一定是拍戏拍多了,思想都有些玛丽苏了,这委实不好。

叶婉珠怒从心来,带着对偶像的热爱和尊崇,跨过人山人海,从马路对面趁着还有一秒就变成红灯,可能会被无数车子辗压的危险飞奔而至。推搡着挡在面前的一大片疯狂大喊着秦彦的脑残女粉丝,心底还不断腹诽着,秦彦这个家伙哪里值得你们喜欢了?

叶婉珠好不容易挤到白色擦得光亮的保姆车面前,正准备对着里面的秦彦破口大骂的时候,忽然有些愣神。此时的秦彦看着似乎……似乎有那么一点顺眼。

坐在车里耳朵上戴着白色的耳机,那淡然落寞的神情,好像这个世界离他很远一般。

秦彦被叶婉珠看过来的目光愣了足有一秒的神,很快便抽回神思,问身边的经纪人周园,“外面的人能看到里面吗?”

“不能。”周园面无表情的回答。

秦彦感觉脑子里的小火山顷刻间爆发了,对窗外人山人海的粉丝倒是有些怜惜了,“这实在是不公平,真正的我就在这里,外面的人却看不到。”

“粉丝想看的不是秦彦,而是一个真正的偶像。”

秦彦朝着周园看去,见她正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刚修剪过的指甲,刚才兴致而来的谈资顿时全都烟消云散,他多看了一眼在车窗外仍然跟众粉丝斗争着一席之地的叶婉珠,戴上墨镜,真正的事不关已了。

秦彦的保姆车在一众粉丝狂热加催情的呐喊声中,终究还是疾驰而去,叶婉珠被歪歪扭扭地推搡着,顺便还听到身旁的人一阵无比遗憾的唏嘘声。

“唉,秦彦就这么走了。”

“唉,我的偶像。”

叶婉珠觉得自己此时在这里大力宣扬对秦彦的愤怒,委实自寻死路,天可怜见的,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先撤为妙。

原本约了艾柯公司谈剧本的事,叶婉珠低眸看看身上挂着香蕉残渍的衣服,在热烈的阳光下仿佛是朝着她招手般格外的引人注目。就算她叶婉珠论长相不能用书里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可好歹算是清秀佳人一枚吧,清秀佳人的衣服被弄脏了还怎么称作是清秀。

叶婉珠懊恼地垂下了头。

还是先回家换了衣服再去吧。

反正仇人是谁她很清楚,要不是今日寡不敌众,她可能就要摩拳擦掌上阵了。

叶婉珠再一次感叹自己只是一个弱女子,没办法跟迷惑了一众阳光青春,笑容还无比灿烂女生的秦彦相比。少女杀手原来就是秦彦墨镜一摘一戴之间炼成的,她今日也算是大开眼界。

其实她真的觉得自己虽然不是宰相,可也有一颗能容人,能撑船的宰相肚子。她本来要原谅秦彦了,毕竟人家也是偶然为之,再加上也不是他亲自出手的,这件事就打算这么翻过去,掀开新的未来。

可是艾柯娱乐的艺术总监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投过来一枚重磅性的炸弹,叶婉珠坦言,她接得很狼狈,也很不情愿啊。

叶婉珠看着手机屏幕上活泼的跳跃着的字眼,一扫刚才的阴霾,顿时堆起自认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笑容,“喂,总监,我马上到,今天路上出了一点小状况,你也知道咱们城市堵车很严重的,我现在正朝着公司赶呢……”

“不用来了。”

叶婉珠满腔的热情顿时毁于一旦,一盆凉水就这么直冲她的头顶浇灌了下来,她身上的火星渣子都没剩下一星半点。

“为什么啊总监?”

总监的语气十分不好,但听得出来在努力克制,“梁总最讨厌迟到的人,下次再约时间……嘟嘟嘟……”

天色渐渐黑了,刚才还是照的人春光满面的红太阳要往西边落去了,此时漫天都是一片嫣红的云霞。叶婉珠看着不远处渐渐握紧了身侧的粉拳,低垂的眼底即刻闪现出了几抹火星。

秦彦,咱们的梁子算是结大了。

试想,这可是她叶婉珠迈出梦想的第一步啊,这个秦彦走哪条路不好偏偏走这条平日里人烟稀少的小路;这个秦彦去哪不好偏偏过马路时被粉丝撞见。他当偶像的自觉哪里去了,不知道随便从天而降会让有些心脏不好的直接一命呜呼去西天见佛祖吗?!

叶婉珠在心底把秦彦从头到尾都编排了个遍,原本秦彦在她眼底就是一个不讨喜的艺人,现在一跃而成以后见面都要扭转过头看天空的八字不合的克星。

这一天叶婉珠的心情相当的糟糕,回到租住的小屋,习惯性地打开了电脑。她是靠电脑才能生存的人,目前还兼职着几个网站的编辑工作,所以,就算是心情再怎样不好,饭还是要吃的,电脑就是她吃饭的工具。

给自己弄了份简单的晚餐,吃饱之后,叶婉珠心情好了很多,因为今天晚上有她最期待的节目,便是一年一度的颁奖礼,她可是期待了很久,今天终于要见分晓了。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地震,海啸,还是世界末日,都无法阻止她对一个人的热爱,那个人就是她的太阳,是她生生不息的创造源泉,她从执笔写的第一部小说开始,那个人就是她笔下的影子,如果没有他,那么,自己的生命会黯淡无光,作品也会失去灵魂。所以,只要一看到那个人的脸,她就会觉得无比的兴奋。

电脑里,正在直播颁奖典礼的现场画面,主会场座落在高高的台阶上,而一幅红毯一路铺下来,走在红毯上的明星,越发地光彩照人。

伍卓轩出场的时候,叶婉珠几乎忘记了呼吸,他纤长挺拔的身影,一成不变的温柔笑容,像是会透过屏幕一般,对着她笑。他一身裁剪得当的黑色礼服,配着暗红色的缀满了钻石的领结。如果世界上还有人认为伍卓轩不是最英俊帅气的,那么,那个人一定是眼神出了问题或者审美偏差。

而伍卓轩步上台阶之后,现场突然传来了一阵失控的尖叫声,这种歇斯底里的兴奋,仿佛穿过了电脑屏幕,刺激着叶婉珠脆弱的耳膜,她连忙把声音关得小一些,再定睛一看,镜头摇向了入场处,一辆白色的宾利缓缓停在红毯边缘,一只修长的腿从半开的车门里伸了出来。

是秦彦,这样正式的场合,他只是穿了一套并不起眼的休闲西装,白色的衬衫似乎并没有什么新意,可穿在他的身上,却凸现了他身材上的优势,他走出来的时候,西装外套甚至还搭在胳膊上,似乎是很随意地理了理袖扣,便上了红毯,像是一个身份尊贵的王子,来参加一场他并不在意的宴会,他的出现,立即成为了全场目光的焦点。

叶婉珠嗤之以鼻,这分明就是恃才傲物,何况,他又有什么可骄傲的?根本就比不上伍卓轩的一根手指嘛!可电脑屏幕上,却迅速地被一大群弹幕所占领。害得连画面都有些看不清了,无数的粉丝在弹幕上留言,夸赞秦彦。叶婉珠捧着咖啡杯,看着那些夸张肉麻到不忍直视的文字,嘴角微不可察地抽了抽。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残酷,所以凡事都会有对比。在叶婉珠的心中也一样,既然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秦彦,就有样貌,品性任何方面在叶婉珠的内心都排第一的,超级无敌偶像伍卓轩。可还偏偏有那么多的脑残,喜欢秦彦那样徒有其表的人。

其实就算是伍卓轩的身旁站着一百个秦彦她也觉得无所谓,伍卓轩在她心中毕竟是无人可比的。可底下评论不断对伍卓轩进行一系列炮轰,这些人看似是秦彦的脑残粉,就让她叶婉珠十分的不乐意了,白天不太美好的画面顿时在她的脑海中适时的蹦出,她很果断的在内心给秦彦打了一个大大的“叉”。

满心期望的点击了几个页面,最后见同时入围的除了她心心念念的伍卓轩还有一个在她心中十分臭名昭著的人选,秦彦。

秦彦名字后面的投票数,明显超过了伍卓轩。而且,他的粉丝还十二万分的活跃,一直在那里“我们家秦彦如何如何的”说个不停。

叶婉珠自然是很不服气的,直接拿出当年在学校辩论时候的口才,披上马甲和对方来了一场唇枪舌战。

某女一:“伍卓轩演技不行,长相难看,还敢来和我们秦彦抢最佳男主角,最佳男猪脚的话就让给他了。”

珠珠:“小妹妹你是不是阿凡达从外星球带来的,不仅审美眼光特别认为秦彦长得比伍卓轩好看,而且中国字都不认识,呵呵呵……姐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夸奖你了。”

某女二:“楼上一看就是伍卓轩的粉丝,竟然敢闯入我们秦彦的护卫团,不得不说你的勇气可嘉,可是你怎么满嘴臭味,熏得我们都要退避三舍了。”

珠珠:“那真是甚得我心,把你们熏得远远的就没人敢诋毁我们伍卓轩了。”

某女三:“……”

某女四:“……”

某女无数:“……”

叶婉珠初次拔剑发现自己口才不错,脸皮够厚,所以略占上风,从旁边扯开一个巧克力放进嘴里,撸起袖子还准备大战一场的时候,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最后在保姆车里见到的秦彦不同寻常的样子,微微有些失神,下手就不那么有力了。

回过神的时候网络就卡了,叶婉珠来回鼓捣了好久都是处于卡死状态。

好歹也让她看到结果啊,这个电脑真是太不给力了。

而叶婉珠手忙脚乱的时候又不小心碰倒了咖啡君,本应该倒进嘴里的咖啡全军覆没,直接把键盘君给淹了。电脑君见键盘君如此遭人暗算,心中抑郁,力竭当机了。

叶婉珠坐在电脑桌前傻眼了,哀嚎了半天禁不住满腔怒火只好拍案而起。

她的剧本还没打印完,还在电脑里存放着呢。悲愤了又悲愤,她最后只能看着电脑只剩下两个鼻孔出气。

她的满心欢喜今天总感觉是跑满了凉气。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了欢快的铃声,摸过电话一看竟然是艾柯公司的总监,叶婉珠捧着手机放在自己胸前,联想着今天一系列不美好的遭遇,纠结此时这个电话自己到底是接还是不接。最后她觉得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死个明白,刚才十分忐忑不安的心绪在此时略微稳定了一些,她接起电话。

“总监你好。”

“叶小姐,梁总明天正好有个空当,你明天拿上剧本来公司面谈吧。”

叶婉珠看着窗外满天繁星愣了半晌,直到总监叫了好几次她的名字确认她的存在,她才回过神来,压抑不住声音里激动的颤抖,“好好好,我知道了,谢谢总监。”

“不客气。”

总监的语气依旧冷淡。

挂断了电话,叶婉珠站在窗前抚摸着自己的胸口,感受着那颗不断蹦跶的小心脏,嘴角洋溢着幸福无比的笑容,喜滋滋的又开始嘚瑟。

她说什么来着,皇天不负有心人。她这么努力,就算不是会发光的金子,也算是一颗隐形的夜明珠吧,有人赏识是迟早的事。

叶婉珠独自迎着夜色兴奋着,把还在当机着的电脑君遗忘在遥远的过去。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Baidu